歡迎閱讀 茅盾文學獎 全集 收藏本站
手機訪問:m.mdwenxue.com
當前位置:首頁 > 第五屆茅盾文學獎 > 《塵埃落定》在線閱讀 > 正文 第十一章 42.他們老了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號: 加大    默認

《塵埃落定》 作者:阿來作品集

第十一章 42.他們老了

其實,好多人都相信我的話,說是土司們已經沒有了未來。

  這并不是因為預言出自我的口里,而是因為書記官和黃師爺也同意我的看法。這樣大家都深信不疑了。

  第一個深信不疑的就是麥其土司。

  雖然他做出不相信的樣子,管家卻告訴我,老土司最相信神秘預言。果然,有一天父親對我說:“我想通了,要不然,上天怎么會讓你下界,你不是個傻子,你是個什么神仙?!丙溒渫了粳F在深信我是負有使命來結束一個時代的。

  這段時間,父親都在唉聲嘆氣。人真是一種奇怪的東西,他明明相信有關土司的一切最后都要化為塵埃,但還是深恨不能在至尊的位子上坐到最后時刻。他呆呆地望著我,喃喃地說:“我怎么會養你這樣一個兒子?”

  這是我難于回答的問題。于是就反問他為什么要把我生成傻瓜。

  已經變得老態龍鐘的他,對著我的臉大叫:“為什么你看不到現在,卻看到了未來?!”

  替他生下我這個傻瓜兒子的土司太太也沒有過去的姣好樣子了,但比起正在迅速變老的土司來,卻年輕多了。她對老邁得像她父親的丈夫說:“現在被你看得緊緊的,我的兒子不看著未來,還能看什么?”

  我聽見自己說:“尊敬的土司,明天就帶著你的妻子,你的下人,你的兵丁們回到自己的地方去吧?!蔽腋嬖V他,這里不是土司的夏宮,這個地方屬于那個看不清楚的未來。將來,所有官寨都沒有了,這里將成為一個新的地方,一個屬于未來那個沒有土司的時代的地方,越來越大,越來越漂亮。

  麥其土司怔住了。

  我當然不會叫他馬上就走。我已經寫下帖子,派了人,派了快馬,去請鄰近的幾個土司來此和他聚會。我把這個聚會叫做“土司們最后的節日“。請帖也是照著我的說法寫的:恭請某土司前來某處參加土司們最后的節日。說來奇怪,沒有一個土司把“最后“兩個字理解成威脅,接到請帖便都上路了。

  最先來到的是我岳母,她還是那么年輕,身后還是跟著四個美麗的侍女,腰上一邊懸著長劍,一邊別著短槍。我按大禮把地毯鋪到她腳下,帶了她的女兒下樓迎她。她從馬上下來,一迭聲叫女兒的名字,并不認真看我一眼,跟著塔娜上樓去了。不一會兒,樓上就飄下來了我妻子傷心的哭聲。麥其土司十分生氣,他要我把丈母娘干掉,那樣的話,麥其土司說:“你就是茸貢土司了,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攔?!?br/>
  我告訴他,是我自己阻攔自己。

  他長長地嘆氣,說我只知道等著當麥其土司。好像這么多年,我就傻乎乎地坐著,沒有擴大麥其家的地盤,沒有在荒涼的邊界上建立起一個不屬于土司時代的熱鬧鎮子。

  吃飯時,樓上的哭聲止息了。女土司沒有下樓的意思。我吩咐卓瑪帶著一大幫侍女給女土司送去了豐盛的食物。一連三天,樓上只傳下來女土司一句話,叫好生照料她的馬匹。下來傳話的那個明眸皓齒的侍女,說她們主子的馬是花了多少多少銀子從蒙古人那里買來的。

  我坐在陽光下,瞇起眼睛望著太陽,叫人把那些蒙古馬牽出來。

  兩個小廝立即就知道我要干什么,立即就操起家伙。幾聲槍響,女土司的蒙古馬倒下了,血汩汩地流在地上。從槍膛里跳出來的彈殼錚錚響著,滾到樓下去了。管家帶人端著兩倍于馬價的銀子給女土司送去。

  那傳話的侍女嚇壞了,索郎澤郎抓著她的手,撫摸了一陣,說:“要是我殺掉你那不知趣的主子,少爺肯定會把你賞給我。侍女對他怒目而視。

  我對那侍女說:“到那時,我的稅務官要你,就是你最大的福氣了?!?br/>
  侍女腿一軟,在我面前跪下了。

  我叫她回去,在她身后,我用這座大房子里所有人都能聽見的聲音喊道:“叫你的主子不必擔心,她回去的時候有更好的馬匹!”

  我不是預先計劃好要這么干的,但這一招很有效。

  晚上,女土司就帶著塔娜下樓吃飯來了。她仍然不想屈尊和我說話,卻耐著性子和麥其土司與太太扯了些閑篇。塔娜一直在看我,先是偷偷地看,后來就大膽地看了。她的目光表面上是挑釁,深藏其后的卻是害怕?! ?br/>
  吃完飯,女土司招招手,她的下人把索郎澤郎看上的那個侍女帶進來。她們已經用鞭子抽打過她了。女土司把一張燦爛的笑臉轉向了我,說:“這小蹄子傳錯了我的話,現在,我要殺了她?!?br/>
  我說:“不知道這個姑娘傳錯了岳母什么話?她叫我替你喂馬,難道你是傳話餓死那些值錢的馬?”

  這下,女土司更是咬牙切齒,叫另外三個侍女把她們的伙伴推出去斃了。索郎澤郎,我的收稅官從外面沖進來,在我面前跪下,我叫他起來說話,但他不肯,他說:“少爺知道我的意思?!蔽覍υ滥刚f:“這個姑娘我的稅務官的未婚妻?!?br/>
  女土司冷笑,說:“稅務官是什么官?”她說,我這里有好多東西她不懂得,也不喜歡。

  我說,這里的事情,這個正在創造的世界并不要人人都喜歡?!惫芩鞘裁垂菲ü?,也是個官吧?!迸了景涯樲D向了曾和她同床共枕的茸貢土司,說,“你兒子不懂規矩,這小蹄子是個侍女,是個奴才?!?br/>
  這句話叫麥其土司感到難受?! ?br/>
  這個女土司,她一直在和我作對。我請她來,只是想叫土司們最后聚會一下,她卻鐵了心跟我作對。這些年,土司們都高枕無憂地生活,也許,他們以為-個好時代才剛剛開始吧?,F在,我要使這個靠我的麥子渡過了饑荒,保住了位子的女土司難受一下了。我告訴她,我身邊的人,除了塔娜是高貴出身,是土司的女兒,其他人都是下人出身。我叫來了侍女們的頭子桑吉卓瑪,行刑人兼照相師傅爾依,我的貼身侍女,那個馬夫的女兒,一一向她介紹了他們的出身。這些下人在別的主子面前露出了上等人那種很有尊嚴的笑容。這一下把女土司氣得夠嗆。她對那個侍女說:“你真要跟這個人嗎?”

  侍女點點頭。

  女土司又說:“要是我饒恕你的一切罪過……”

  那個侍女堅定地走到了索郎澤郎身后,打斷了她的話,說:“我并沒有什么罪過?!?br/>
  爾依舉起相機,先是一聲爆響,接著又是一片眩目的白光,這一下也把我的岳母嚇得不輕。她一臉驚恐的表情給攝入照相機里去了。照完相,女土司說,明天,她就要回去了。

  我說,還會有其他土司來這里作客。

  她對麥其土司說:“本來,我說到這里可以跟你再好好敘敘話,可你老了,沒有精神了。要是別的土司要來,我就等等他們,一起玩玩吧?!八强跉?,好像那些土司即是她舊日的相好一樣。

  高高在上的土司們其實都十分寂寞。

  銀子有了,要么睡不著覺,要么睡著了也夢見有人前來搶奪。女人有了,但到后來,好的女人要支配你,不好的女人又喚不起睡在肥胖身體深處的情欲。最后,土司們老了,那個使男人充滿自信的地方,早就永遠地死去了。麥其土司被一身肥肉包裹著,用無奈的眼睛看著曾跟自己有過云雨之歡的茸貢土司。

  他們都老了。

  夜降臨了。

  看上去女士司比早晨蒼老多了。我母親和父親也是一樣的。早上,他們打扮了自己,更主要的是,早上還有些精神,下午,臉上撲上了灰塵,加上上了年紀的困倦,便現出真相了;麥其和茸貢都盼著別的土司早點到來,下人們在樓上最向陽的地方擺上了軟和的墊子,兩個土司坐在墊子上陳望遠方。土司太太則在屋里享用鴉片。她說過,在漢地的家鄉,好多人為了這么一點癖好,弄得傾家蕩產,而在麥其家,用不著擔心為了抽幾口大煙而有一天會曝尸街頭,所以,她要好好享受這個福氣。我叫黃師爺去陪著母親說話,兩個漢人可以用他們的話說說家鄉的事情。

  天氣好時,每到正午時分,河上總要起一陣風。

  河上的風正對著麥其土司的夏宮吹來。下人們站起來,用身子把風擋住。每天,都有客人駕到。差不多所有土司都來了。其中當然少不了拉雪巴土司。拉雪巴土司跟麥其家是親戚,大饑荒那幾年,在我初建寨子時,他曾在這里住了好長時間。在所有土司里,我要說,他是最會做生意的一個。他的人馬出現在地平線上時,先到的土司們都由樓上下來了。我看迎客用的紅地毯已被先到的土司們踩臟了,便叫人換上新的。拉雪巴土司穿過中午時分昏昏欲睡的鎮子,走上了木橋。更加肥胖了。大家最先看見的是一個吹脹了的口袋放在馬背上。馬到了面前,我才看到口袋樣的身子和寬檐呢帽之間,就是我朋友那張和氣的臉。

  看看吧,這片土地上一大半土司站在他面前,但他只對這些人舉了舉帽子。當初,我奪去了他手下的大片土地,但他一下馬,就把我緊緊地抱住了,兩個人碰了額頭,挨了臉頰,摩擦了鼻尖,大家都聽見拉雪巴土司用近乎嗚咽的聲音說:“呵,我的朋友,我的朋友?!?br/>
  拉雪巴土司已經不能自己走上樓了。

  黃師爺有一把漂亮的椅子,下人們把拉雪巴土司放在椅子里抬到樓上。坐在椅子上,他還緊拉著我的手,說:“瞧,腰上的氣力使我還能坐在馬背上,手上的力氣使我還能抓住朋友?!?br/>
  我要說,這個土司應該是所有土司的榜樣。

  最后一天來的土司是一個年輕人,沒有人認識他,他是新的汪波土司。他從南方邊界出發,繞了一個很大的圈子,所以用了比所有人都長的時間。最近的路是穿過麥其土司的領地,他沒有那個膽量。聽了這話,麥其土司哈哈大笑,很快,他的笑聲變成了猛烈的咳嗽。汪波土司沒有理會麥其土司。他認為這個人是已經故去的汪波土司的對手,而不是自己的?! ?br/>
  他對我說:“相信我們會有共同的話題?!?br/>
  我給他倒一碗酒,意思是叫他往下說。

  他說:“讓我們把仇恨埋在土里,而不是放在肚子里?!?br/>
  管家問他是不是有事要求少爺。

  汪波土司笑了,他請求在鎮子上給一塊地方,他也要在這里做點生意。麥其土司接連對我搖頭。但我同意了汪波的請求。他表示,將按時上稅給我。我說:“我要那么多錢干什么?要是中國人還在打日本人,我就像叔叔那樣;掏錢買飛機。但日本人已經敗了,我要那么多錢干什么?”

  有人間:“漢人不是自己打起來了嗎?”

  我說:“黃師爺說,這一仗是中國最后一戰了?!?br/>
  土司們問黃師爺是紅色漢人會取得勝利,還是白色漢人。

  黃師爺說:“不管哪一邊打勝,那時,土司們都不會像今天這樣了。不會是自認的至高無上的王了?!?br/>
  土司們問:“我們這么多王聯合起來,還打不過一個漢人的王嗎?”

  黃師爺哈哈大笑,對同是漢人的麥其土司太太說:“太太,聽見了嗎?這些人說什么夢話?!?br/>
  土司們十分不服,女土司仗劍而起,要殺死我的師爺。土司們又把她勸住了。女土司大叫:“土司里還有男人嗎?土司里的男人都死光了!”T:xt.小``說".天 堂WWW.xiAosHuoTXT.com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鍵翻頁,回車鍵返回目錄)阿來作品集

酒店是如何赚钱